直播进入内容为王时代?业内:至少持续火爆3年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30日电(时晨)2017年1月1日起,一项以针对直播行业为主的监管新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即将实施。此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相继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加以限制和指导,就“谁能播”、“怎么播”、“播什么”等问题作了明确规定。

从炙手可热到监管趋严,直播行业能火多久?直播平台、经纪公司以及网红主播如何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

除了门票涨价,本场比赛的网络订票被取消,已售门票强制退款。本溪市体育场有超过6000个座位,但为了满足俱乐部、赞助商以及其他需求,有2000张左右球票无法对外销售,加上安保所需的位置,又要扣掉1000多张,最后实际能够销售的只有2000多张。

若提起这一年互联网行业最炙手可热的领域,似乎非网络直播莫属。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企业事件营销、新品发布现场前排位置不再留给媒体记者,取而代之的是举着自拍杆的各路网红主播。

其实从十几年前在9158、YY等PC端兴起的网络表演开始,以讨巧、迎合式获取打赏的秀场模式就开始兴起,业内称作网络直播1.0时代。

今年被称为“直播元年”,实际上是直播2.0时代的开启。今年的直播领域有多火?为什么这么火?

一份由58同城联合花椒直播、数字100发布的国内首份《网络主播生存现状调查报告》或许给出了答案:主播的平均月收入已能够达3万元以上。花椒直播公布的《花椒直播年度直播大数据》显示,校园主播月收入最高可达190万元,前五十名的平均月收入也在20万元左右。

小寨附近花店

花椒直播副总裁郭鹤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介绍,花椒直播全年给网红主播的分成达15个亿,平台和主播的分成比例基本按照3:7,个别达到2:8。

谈及网络直播行业今年异常火爆的原因,美空董事长兼CEO傅磊认为,一是互联网技术发展和用户体验需求的必然进化;二是资本驱使下的热钱涌入,促使该领域传播量级和业务运营能力增强;三是所有依靠互联网生存的产业都在寻找流量入口,流量汇集到内容上,内容沉淀到以网红主播为主的人身上,自然将该领域推向风口浪尖。

用傅磊的话说,以往讨好型获取打赏、形态单一的秀场直播,正获得多元化发展,如电商营销直播、内容分享型直播、企业家个人直播以及明星入驻与粉丝互动型直播,“直播市场进入了多元化时代。”

他从电商的核心特点进行分析,电商领域对流量具有高度依赖性,网红直播本身具备流量汇聚效应。一种方式是商家借助网红和达人自带粉丝的流量效应,以实现其销售转化和流量的低成本采购;另一种方式是企业进行事件性传播,需要借助网红和达人身上附着的流量效益,邀请其进行现场直播,达到传播效果最大化。

郭鹤也认为,直播是一种“自身造血能力非常强的模式”。除了靠打赏营收的传统模式,硬广加内容植入的电商模式以及在线教育等,都具有商业化探索价值。

网络直播在移动端迅猛发展。然而在这一历程中,多家直播平台因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被监管部门列入查处名单。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及文化部纷纷出手,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进行限制和指导,就资质、实名、业务流程等问题作了明确规定。按照业内普遍预测,从野蛮生长,到监管趋严,直播行业会面临一次大洗牌,一批不合规、内容单一的小平台会被淘汰出局。

中国传媒大学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监管措施的出台并不是要把互联网直播“遏制住”、“管束住”,而是通过规范和秩序,创造积极健康的网络生态,促进网络直播发展。

傅磊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也表示,移动直播进入到全民直播和碎片分享的2.0时代,国家监管政策趋严,有利于将打擦边球的企业和个人剔除出整个队伍。他称,无论是新兴移动秀场直播还是大型网络主播经纪公司,不会为此受到影响,反而是利益受到保护,防止被“有色眼镜”看待。

傅磊认为,明年资本市场在直播领域会逐渐冷静下来,好的项目会逐步成型,缺乏竞争力的项目则会沉寂,“但至少三年内直播的持续火爆不会改变。”

谈到未来什么样的网红主播更具竞争力,傅磊称,“一定是具备优质内容生产能力的团队或个人。”

对于今年大热的VR产业,郭鹤也认为是大势所趋,从6月开始花椒试水VR直播的分析数据来看,高峰时段同时开播的路数可达上千。他认为,VR+直播的体验是超乎寻常的,当技术有所突破,VR在整个直播行业具备一定成熟度,会迎来巨大发展。(中新经纬APP)

©2015-2016